鹤知白

=鹤知白=

【七夕小甜饼】【你×张起灵】七夕

小甜饼,大概有ooc叭,各位稻米七夕快乐鸭

====

八月十七了。
今天是你和张起灵在一起的第三个年头,恰逢七夕。
张起灵素来少语,你想不出他会送你什么礼物——你甚至连他知不知道今天七夕,知不知道七夕要送礼物都不甚清楚。
你完全放弃了心底那抹“小哥会不会送我礼物”的念头,反而是在一个礼拜前就刷着淘宝不亦乐乎——因为你想给他送个最好的礼物。
你不知道该送他什么,古董?小哥平日里下的斗这么多,见过的古董还少吗?武器?可他已经有了黑金古刀了。
——从这就可以看出,你是个不太擅买礼物的人。
最终,出于某种调侃心理,你下单买了一条小黄鸡内裤。
买来的东西今天就要到了。
你脑补了一下小哥穿着黄鸡内裤抱着小黄鸡仔面无表情的模样,顿时笑趴在床上。
推门而入的张起灵看到的就是你不顾平日里淑女作风毫无形象地趴在床上大笑,肩膀也因此一颤一颤的。
张起灵平日里就没啥表情,毫无情趣可言,此刻他也就微微一愣,然后坐在床边,就这么静悄悄地盯着你看,那双平素古井无波的幽深黑瞳盛着笑意。
你终于笑够了,依旧趴在床上,双手托腮就这么看着张起灵。
岁月静好,阳光倾洒在张起灵的面庞,像是给他镀了层金。
你一下子有些呆愣。
即便看了三年,你依旧觉得这人真是哪儿哪儿都好看,哪儿哪儿都称心——除了对方生活九级残废,职业失踪人士,偶尔还会失忆以外。
叮咚一声打破了此刻的气氛,你一下子蹦下了床,就这么穿着睡衣去开门,门外不出所料,是快递。
你签收了快递,嘴角是怎么掩也掩不掉的笑意。
你打开了快递,招招手:“小哥!来来来!快过来!”
张起灵走了过来,被你拖进了浴室,随后你拿出了那条印着卡通小黄鸡的内裤:“小哥!试试看!合不合适!”
张起灵面无表情。
他终是拗不过你,也愿意宠着你,背过身去,换上了那条与他气质极其不符的内裤。
——于是你笑得直不起腰。
张起灵静静地看着你,目光柔和,嘴角悄然扬起了一抹笑。
七夕快乐。
他在心底说着。

评论

热度(6)